中华商务网
正在更新
行业看点
您现在的位置: > 中华商务网> 冶金原料> 铁合金> 国内行业动态>

铬铁行业再现“鬼打墙”

2018-1-8 10:07:32来源:山西经济日报作者:
  • 导读:
  • 中国2017年不锈钢粗钢产量约为2570万吨,高碳铬铁的需求量约为771万吨,进口量约271万吨,国产量500万吨。2017年内蒙地区的产能约为400万吨,产量约为230万吨(产能释放率约为57.5%),占国产总量的46%。
  • 关键字:
  • 不锈钢粗钢 高碳铬铁

前几天和同事说起财经作家吴晓波的文章:《物美价廉的时代可以结束了》很是感慨。吴晓波说:20世纪90年代中期,我到温州调研打火机产业,一位温州老板把十多个零配件摊在桌子上,一个一个捏起来,告诉我温州造与A国造的价格差:电子点火器,A国成本1.1元,温州0.2元;密封圈,A国成本0.2元,温州0.01元;塑料配件,A国成本0.6元,温州0.08元,再算上温州工人月薪比A国工人低20倍。

一溜儿成本账算下来,年轻的温州老板很豪气地一拍桌子:“一只打火机,A国造的市场零售价是1美元,温州造是1元人民币,A国绝对干不过我们!”他大声讲出这段话的时候,温州有3000多家大大小小的打火机工厂,年产20亿只,俨然全球第一。

价格战是中国人最擅长的武器,改革开发30多年,中国人用出色的成本控制硬生生的打垮了一个又一个强大的对手,造就了“Made in China”的神话。

价格屠夫倪润峰“30%生死线”更是其中的榜样:在同等功能的前提下,倪润峰要求长虹彩电必须比A国和B国品牌便宜30%。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如今铬铁行业也到了最后血拼的时刻,据统计:

中国2017年不锈钢粗钢产量约为2570万吨,高碳铬铁的需求量约为771万吨,进口量约271万吨,国产量500万吨。2017年内蒙地区的产能约为400万吨,产量约为230万吨(产能释放率约为57.5%),占国产总量的46%。

预计2018年不锈钢粗钢产量约为2620万吨,高碳铬铁需求量约为786万吨,其中由于南非ASA等工厂的复产,预计中国进口高碳铬铁约为280万吨,则国产高碳铬铁需求量约为506万吨。据统计2018年预计中国高碳铬铁新增产能约为331万吨,其中内蒙地区新增产能为217万吨,也就是说2018年内蒙高碳铬铁产能将达到620万吨,内蒙的产能是国内高碳铬铁需求量的1.24倍。内蒙2018年高碳铬铁产量约为370万吨(产能释放按60%计算),占到国产总需求量的74%。所以2018年以后内蒙地区将成为中国高碳铬铁竞争最惨烈的区域。

铬铁是以铬和铁为主要成分的铁合金,铬铁合金作为钢的添加料,可以生产多种高强度、抗腐蚀、耐磨、耐高温、耐氧化的特种钢。如:不锈钢、耐酸钢、耐热钢、滚珠轴承钢、弹簧钢、工具钢等。

由于我国铬矿储量很小,所以每年98%的铬矿需求要靠进口来完成。铬铁加工企业从南非、哈萨克斯坦和津巴布韦等地购买铬矿运回国内,加工成高碳铬铁后再卖给国内的不锈钢企业。

到目前为止,国内的高碳铬铁企业主要集中在山西、内蒙、四川、青海、甘肃、湖南、贵州等地,原来在生产成本上有一定优势的内蒙,随着铬铁行业绝对过剩的产能,原有的成本优势已不复存在。截止2017年底,内蒙地区的铬铁产能已占到全国产能的50%以上。

中国血拼史、拼掉的是什么?

有人说冒险是企业家的天性,但我更喜欢冯仑的说法——荷尔蒙决定了男人都有征服的欲望。就像经济学家魏杰的描述:在过去30多年的时间里,中国企业就像“鬼打墙”般,经历了从崛起到死亡的多次轮回。空调大战、彩电大战、微波炉大战、汽车、白酒、矿泉水……无数企业在血拼中轰然倒地!

我忽然意识到一个惊人的问题,似乎在大部分企业家的脑子里,竞争就是:“只有你死,我才能活”的敌我矛盾;所以“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思维在国人的心中根深蒂固。

“三国争霸,魏晋得利”。“度数不够,赌肾前行”。十六个字道尽国人在商战中:各自为阵,为人嫁衣,盲目扩张,不计后果的赌徒心态。

在这个大浪淘沙的时代,国人的任性血拼,拼掉的不仅是我们积累了半辈子的资源和财富,更是未来的前途与希望。

孙子兵法说: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意思就是说:打仗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不能儿戏,国家的大事有两件,一件是祭祀为了延续血脉,一件是军事为了保护生命。这都是生死存亡的大事,一定要重视。所以再遇血拼,千万慎重。

2018年整个内蒙高碳铬铁的产能将达到国内高碳铬铁需求量的1.24倍。中国铬铁行业跑步进入血拼时代,四川、湖南、贵州等传统生产基地将会因高昂的成本,发生减产或转型的情况。

2019年作为中国高碳铬铁的主产地,内蒙地区的产能将上升至史无前例的700万吨,在产能绝对过剩的情况下,更残酷的战斗将会在内蒙腹地打响,未来的格局是三足鼎力还是两虎相争?让我们拭目以待。

其实,面对绝对的产能过剩,我们只有两条路可走,第一条:增加研发投入,进行革命性的工艺、装备颠覆,大幅度降低生产成本;第二:实现能源的综合循环利用。如:生产中的热源、气源回收发电,废渣向工业成品转化,形成一个环保、节能、绿色的完整产业链。未来只有综合性的持续降低成本才能在高碳铬铁行业获得相对安全的保障。(作者系新钢联冶金有限公司董事长)

(关键字:不锈钢粗钢 高碳铬铁)

(责任编辑:00768)
推荐资讯
日评
最新供应
最新求购
【免责声明】
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冶金原料产业频道: 炉料 | 铁合金
中商数据-研究报告-供求商机-中商会议-中商VIP服务-中文国际-English | ca88亚洲城娱乐产业-化工产业-有色产业-能源产业-冶金原料-农林建材-装备制造
战略合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媒体报道 | 客户服务 | 诚聘英才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1 Chinaccm.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华商务网版权所有 请勿转载
本站所载信息及数据仅供参考 据此操作 风险自负 京ICP证030535号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东区B区8-1 邮编:100022
客服热线:4009008281
博聚网